丽达与天鹅 西方艺术中的情爱隐喻
分类:健康 热度:

  从时间轴上来看,西方和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情爱萌动时间其实相差无几:西方的文艺复兴和中国明清之交都处于16世纪左右。

  在中国,《三言》、《二拍》和《金瓶梅》这样的充溢着情爱的作品开始生产并流行;而在西方,薄伽丘的《十日谈》也开启了现代情爱文学的先河。它们之间既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点。

  相同的是两者都以现实社会为背景来演绎故事,不同的是中国的作品一般都保留了真实的生活原型,冲击性较强的作品往往都把真事隐去(比如红楼梦的甄士隐),而用假语村(贾雨村)言敷衍出来。

  相比之下,《十日谈》就要爽快得多。其中的故事大多数都以古希腊罗马神话为原型,却偏要说成是现实生活中的见闻。这正是中西方文化差异的突出表现。

  国画将对象意象化表达的传统,促使艺术家去搜寻情爱艺术的感受性,从而产生了大量的春宫画。这种作品很难升华,甚至还比不上民间俚俗的口头情爱文学和性爱故事。

  但油画将观念物化的传统却促使艺术家去寻找情爱的载体之美,从而产生了一门独立的人体艺术,产生了大量可供人类永远公开欣赏的杰作。从文艺复兴直到当代,几乎每个阶段都留下了许多令人玩味不已的作品与故事……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现代意义上的西方情爱艺术始于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实则是借尸还魂。它复兴的是古希腊罗马的艺术形态,更主要的是提取其中的人文精神。

  它突出的特点是文学作品取材于神话内涵,而绘画则借助于文学精神来塑造形体。这个特点,从“丽达与天鹅”这一西方源远流传的绘画母题中就可以看出来。

  作为异域文明的观看者,丽达(Leda)这个名字只怕没有多少知道。但若说起她的女儿——那个引起了长达十年特洛伊之战的——海伦,相信大家都会恍然大悟。

  相传丽达是克里特王国的公主,嫁给了被驱逐流放于此的斯巴达国王延达瑞俄斯。婚后,她的夫君重返斯巴达,又成为了国王,而她只能独居于一个无人的小岛上。

  然后,又像许多希腊神话的桥段一样,她被宙斯变成的天鹅所引诱,生下了四个鹅蛋……

  四个鹅蛋中,两个是丽达丈夫留下的种,还有两个则是宙斯的。在这两对龙凤胎中,最出名的无疑是她的两个女儿。

  一个正是大名鼎鼎的海伦,另一个其实也很有名,她与奸夫一起谋杀了自己的丈夫——那位攻陷了特洛伊的希腊联军主帅阿咖门农,她的名字叫泰涅斯特拉。

  或许正是这则神话故事蕴含着的无比丰富的信息和耐人寻味的情节,“丽达与天鹅”才变成了人们不断重复表现的母题。

  不说文艺复兴时期,就是到19世纪时,著名诗人叶芝还为之专门此写下了著名的诗篇:腰股间一阵战栗 / 竟从中生出 / 断垣残壁,城楼上的浓烟烈焰 / 和阿伽农门之死。

  在文艺复兴时期,已知最早描绘了“丽达与天鹅”的性行为的,是1499年一本在威尼斯出版的《寻爱绮梦》的书中的插图。

  在一个凯旋的游行中,丽达与天鹅在花车的顶篷上兴至勃勃的做爱,周围还有大量的人群在围观。

  稍后不久,威尼斯画家朱奥坎帕尼奥拉创作了这幅雕刻(板)画。丽达靠在一个树桩上与天鹅做爱,她的一只手似乎在爱抚它的脖子,也可能是试图阻止它的侵犯。

  她的表情很含糊,我们不能断定她是快乐还是恐惧。当然,这种模棱两可的表达也可能是画家故意为之。

  事实上,不只当时民风最开放的威尼斯,文艺复兴三杰的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其罗全都画过《丽达与天鹅》。

  当然,与威尼斯画家们的豪放作派不同,达芬奇将丽达与天鹅的情爱表现得含蓄而温馨。情爱在他这里,不过是以一种隐喻与象征面貌出现的。

  拉斐尔的《丽达与天鹅》似乎受到了达芬奇的影响,虽然人物造型呈现出拉斐尔独有的风格,但构图明显与达芬奇趋同。

  在三人之中,米开朗其罗是最为大胆的一位,丽达与天鹅仿若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其人体优美的延伸和扭曲所带来的力量感,也表现出了米开朗其罗一贯的造型趣味。

  学习大师好榜样,有了那三位巨匠的引领,文艺复兴后期,几乎像点样子的画家都曾画过同样的题材。

  不愧是豪放的威尼斯,作为威尼斯画派最后一位大师,为了表现情色,丁托列托让鹅头直接对准了达丽的阴部。

  最有意思的是,他还地在丽达的私密部位添了几笔白色的笔触。意境不高,但足以引人注目。

  而更加赤祼的则是洛可可艺术大师布歇笔下的这幅,其中的色情意味已经不加任何修饰,甚至是故意渲染。

  联想到当时法国贵族的开放甚至是縻烂的情爱作风,和洛可可艺术的甜俗之风,我想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吧。

  尽管文艺复兴诸大师一再地画起《丽达与天鹅》,但能够真正完整留存下来的作品其实并不多。从上面的例子我们就可以发现,它们不是摹本,便是被人故意毁坏。

  这种破坏情爱艺术品的高潮出现在两个时期,一是16世纪宗教改革后清教徒崛起时,还有一个则是19世纪的维多利亚时代。

  基督教认为,为快乐的性交就是罪恶。3世纪时的教父圣哲罗姆就宣称:“那些对自己的妻子爱得过于热烈的人,就是一个通奸者”。对任何婚外的性行为,和谋杀同罪,甚至罪恶更大。

  在16世纪以后出现的清教徒,使性禁欲变本加厉。17至18世纪的欧洲,似乎稍稍轻松了一些,但是到了19世纪的维多利亚时代,性禁欲之风又席卷欧美。

  维多利亚时代(1837-1901)过后,丽达与天鹅这个母题又开始流行起来。不光是那些以先锋自居的当代艺术家们,就连一些学院派艺术家也都对此乐此不疲。

  英国拉斐尔前派大师莱顿创作了一幅《宫女》,描绘一位奥斯曼帝国宫廷中的宫女漫不经心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只亢奋的鹅,这是一幅唯美主义作品。

  进入现代主义绘画以后,莫罗的学生马蒂斯率先以 “野兽主义” 的风格描绘了这个题材。三个象征主义的大师也相继塑造了新潮的《丽达与天鹅》,他们是比利时的弗莱切.洛普斯,德国的马克斯.克林格,和法国的奥迪隆.雷东。

  紧接着是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他给我们留下了两幅《丽达与天鹅》,画中的丽达是以他的妻子为模特儿绘就的。

  抽象派崛起后,美国抽象派画家托姆布利Cy Twombly1962年的一个版本,已经不能从画面上看到有关丽达与天鹅的形象了。这幅画现在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藏品。

  纵观西方性文化的发展,从古罗马的,到中世纪的黑暗,发展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性复苏,到了维多利亚时代又反回来的性保守时期。直到20世纪,又有“性革命”、“性解放”的反反复复。

  在现代的一个女权主义者的绘画作品中,还可以看到一只被剥去了皮的盘中天鹅。通过“丽达与天鹅”作品,大致也可以体会到500多年来,西方社会政治文化,绘画艺术的演进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影帝廖凡的这部情色片真带劲爱爱时非要把女人 下一篇:梁朝伟罕见回应《色戒》和汤唯情爱戏内幕!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